欢迎访问农民调研网!
当前所在:首页 > 法制人物 > “一撕成名”后的“鸡汤老板”:再难也要保员工饭碗

“一撕成名”后的“鸡汤老板”:再难也要保员工饭碗
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5-13
  • 作者:
  • 浏览量:0
  • 来源:

  再难也要保员工饭碗!

  “一撕成名”后的“鸡汤老板”

  土到极致就是潮。养土鸡,说土话,在村头泥巴墙上挂块儿黑板就开上了土味发布会,平均每分钟能说1.6个网络热门梗,年近花甲的束从轩刚当上“视频博主”就火了。

  专业熬鸡汤18年,有人说,束从轩连视频都拍出了“鸡汤”的效果。疫情期间,这位大叔声音洪亮、目光灼灼地告诉员工、供应商和顾客,工资还发、价格不涨。不用怕,亏了的后面还能挣回来。

  有舍才有得。束从轩深知,越是困难时期,越要拎得清。

  “一撕出圈”

  蓝毛衣,黑裤子。正月十五,在办公室架上摄像机,束从轩想给员工们录一段自己的心里话。提前在稿纸上列好提纲,然后脱了稿,对着镜头一遍成功。

  疫情闹得凶的时候,中式快餐“老乡鸡”在全国陆续关停了超400家门店,还有400多家门店开业提供外卖服务,配合保障民生。1万6千余名员工中,有近1万待在家等开店通知,还有一千多人滞留在武汉。

  一切都是不确定的。作为老乡鸡的董事长,束从轩能感受到那份弥漫开来的茫然无助。“既然没法开会,那就换个方式让他们听见我的声音。”

  在视频里,除了一本正经地“玩梗”,束从轩还拿起一份员工联名信,撕了。“你们说疫情期间都不拿工资,还个个都在上面签字、按手印,我觉得你们糊涂。”束从轩说,保守估计,疫情期间要亏5个亿,但卖房卖车也要确保员工有饭吃、有班上。“这种躺着赚钱的日子不多了,以后有你们忙的。”

  这一撕,就撕出了圈。

  各平台上的视频浏览量分分钟百万加。好多人被逗乐了,评价束从轩是被餐饮事业耽误的段子手,但感动和致敬者更多。

  特殊时期,共渡难关的信心可能比现金流更加紧缺。

  对于拍视频,束从轩是不排斥的。之前拍过几回,但都只在内部发。2月8日,视频发到员工的微信群里之后,大家都觉得挺有意思,就有人建议转公开。“没想到发出去以后有这么大反响。”束从轩说,有网友叫自己“呆萌大叔”,他挺喜欢。

  比起快60岁的束从轩,1988年的吴月峰却觉得自己“超龄”了。“周围的同事基本都是90后甚至95后,平均年龄27岁,新点子多,束董有时还嫌我保守。”

  3月18日,让束从轩抱着土鸡在村里开“2020老乡鸡战略发布会”,就是吴月峰所在的创意团队想出的点子。

  “在全国陆续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,想提振餐饮行业士气、传递信心,又不能大操大办,束董让我们想办法。”吴月峰说,团队提出安排在束董老家,但担心档次上不去,没想到他一听就同意了。于是,吴月峰与小伙伴们花了几个通宵,商量细节,将“土味”进行到底。

  还是蓝毛衣和黑裤子,穿着布鞋,一口合肥版普通话。在肥西县三岗村里的土墙边,头顶着硬是从“大会”涂改成“小会”的横幅,束从轩宣布,老乡鸡正式布局全国。“疫情倒逼发展战略提前实施,好多商铺要退铺,正好是个机会。”

  这条视频又火了。

  没把自己当外人

  肥西县养殖户吴自斌说,养了十几年鸡,也没碰到过今年这样卖不掉的情况。

  考虑到农户越养越赔本,束从轩决定,现金收购合作农户的鸡。今年是吴自斌给老乡鸡供货的第12年。“按原合同价不变,现金结账,这才不至于像养市场鸡那样,赔个底朝天。”

  农户的问题暂时解决,但门店生意恢复的速度没有土鸡收购的速度快。这些库存土鸡每天都要吃喝拉撒睡,怎么办?卖不掉就干脆送吧。

  4月10日,束从轩发了条短视频,只有三句话:第一,免费送100万份鸡汤;第二,不洗手不给吃饭;第三,希望大家养成饭前洗手的好习惯。

  视频拍一个火一个,束从轩觉得是碰巧。如果硬要说有什么“套路”,那可能就是没把自己当外人。“管理者不能高高在上,再大的老板都不行。”束从轩说。

  “顾客的消费支出会因收入影响。这段特殊时期对于涨价,我想都不敢想。”束从轩说,道理说出来很简单,但如果管理者不在现场,没有捕捉到消费者的真实想法和立场,很有可能导致判断失误。

  涨不涨价?减不减薪?拖不拖账期?在束从轩看来,怎样选择,是立场问题。在两难的时候,面对的群体不管是消费者,是员工,还是供应商,选择“推己及人”可能是最得人心的立场。

  束从轩想得明白,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,不是没有压力。但真正去承担了,老百姓能感知到,也愿意支持,企业生存就会更有保障。“在风不调雨不顺的时候谈坚守立场,很难,但反过来说,也更有意义。”

  因为没把自己当外人,发微博号召顾客饭前洗手,说的都是“不洗手不给来我家吃饭。”在老乡鸡门店,一进去,就能看到洗手台。有服务员盯着,洗完手,才能去取餐。分餐间做成了透明开放式,后厨里抹布分类使用,餐具洗涤有5道工序。

  束从轩说,见微知著,从洗手开始,把干净卫生做到位。

  为老百姓做一餐好饭

  “一撕成名”之后,很快,10亿元的银行授信和战略投资就找上了门。

  但束从轩心里知道,新媒体只是表现形式而已,在网上发的海量内容,受追捧的极少,修炼内功是根本。没有这些年积累的企业信用,撕十封信也不管用。饭菜味道不好吃,开再多店也要关门。

  “回到起心动念来说,追逐顾客的需求才能立得住、站得稳、走得开。不能把顾客当韭菜割。”束从轩说。

  青嘴、青脚、羽毛丰满,这种“颜值”的土鸡非常适合炖鸡汤。

  束从轩说,虽然养殖土鸡的成本是洋鸡的6到8倍,土鸡要吃10多斤饲料才肯长一斤肉,但鸡汤就是更好喝些。

  2002年,在开第一家门店之前,光是鸡汤这个产品,束从轩就反反复复研究了一年。每天炖三只鸡,尝味道。

  有一天突发奇想换了一种做法,一尝觉得挺特别。束从轩抓紧打包了两大份,回家让儿子和女儿吃。没想到,从小吃鸡吃厌了的孩子们,主动喝了两三碗。

  “当时我就觉得,成了。”束从轩说。

  从那以后,农家蒸蛋、香辣鸡杂、梅菜扣肉、竹笋蒸鸡翅等越来越多精心研发的菜品上市,成为了“畅销必点”。

  不同的是,现在束从轩自己尝没用了,得靠消费者“用脚投票”。每月推出的新菜品,会在一些门店先试点,消费者喜欢的才保留下来。

  束从轩想把老乡鸡经营成老百姓的“家庭厨房”,来,就能吃上一餐好饭。

  “差点就膨胀了”

  由于各地消费者之间口味差异大、直营店供应链管理成本高等现实问题,中式快餐品牌一直面临着跨区域发展的瓶颈,老乡鸡也不例外。

  让老乡鸡走出去的想法,束从轩一直有。“差点就膨胀了,还好看得清现实。”目前,全国800多家直营店中,592家都在安徽,占73.4%,其余的集中在江苏、湖北和上海,分别有105家、101家和8家门店。

  束从轩说,跨区域发展之后,品牌影响力怎么提升,远程管理怎么做,系统化与标准化怎么执行,人才如何培养,这些问题都需要破解,里面还有不少道道。

  今年3月,投资5个亿的老乡鸡大数据智能产业基地在合肥市蜀山区开工,为布局全国做准备。这一集新产品开发、质量管控和信息系统于一体的智能产业基地,将为各直营门店提供原材料集中采购、标准加工及统一配送。

  老乡鸡副董事长束小龙说,老乡鸡也计划做供应链的搭建,以“分支机构”的方式在其他区域建立养殖基地等,来支持更大规模门店的扩张。

  最近,这个快60岁的“呆萌大叔”在认真研究疫情催生出的新模式、新认知、新变化和新政策,写了满满两页纸,要给员工们做培训。在最后一行,束从轩写道,“这是一个最差的时期,也是一个最好的时期。”

  用他的话来说,头已洗,发已理,太阳在升起!来,我们一起给生活比个耶!(记者汪奥娜)
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农民调研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
北京中农兴业信息咨询中心主办——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——政务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安全联盟站长平台

农民调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4-2020 yiydy.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
京ICP备08005977号-7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203号
联系电话:010-56021286 15300094337 监督电话:1861005622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6021286

联系邮箱:nmzixun@tom.com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砖塔胡同56号院西配楼205

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
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